首頁 新聞 專題 州情 文化 融媒 視頻 圖庫 時評 旅游 紅云 電網 經開區

馮牧的石屏豆腐情節

作者:鄭健 來源: 中國紅河網 時間:2020-08-16 15:23:10

國慶節前搭建在長安街上的花壇還未撤除,大麗花風姿灼約,一串紅燃得正歡,金桂傳送芳香令人心曠神怡……迎著金秋的晨風,我趕到北京木樨地的一所公寓,看望馮牧。

  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的事。按照朋友提供的信息,我敲開門,自我介紹,我是從昆明軍區調到北京軍區工作的。馮牧溫和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,右手撐著沙發木扶手,稍顯吃力地站了起來:“你是石屏人!”聲音不大,卻有幾分激動。

  馮牧這一開口,讓我頗感意外。一般人見面,總會先寒暄幾句,可他開口就是“你是石屏人”。更讓我感到意外的,僅我的幾句話,身在北京的老人,竟能準確地判定我是南國邊陲的石屏人。

  我以前見過他一面,那是在1974年。那時我在駐云南蒙自某部隊當新聞干事,他從北京到云南金平,在我們部隊停留兩天。領導帶我們去招待所看他,七、八個人圍坐一起。我坐在邊上聽他講,沒說一句話,也沒有人向他介紹我原籍石屏,肯定不可能對我留下什么印象。

  上世紀50年代,馮牧從昆明軍區調到北京后,擔任過《文藝報》主編、《中國作家》主編、中國作協副主席。從他的散文里可以看出,從云南邊寨到首都北京,從東海之濱到西北高原,從東南亞到西歐,許多地方留下了他的足跡和思考。為什么能從幾句話分辨出石屏口音?難道因為我“鄉音未改”?

  “馮部長,您去過石屏?”我問。馮牧擔任過昆明軍區文化部副部長,曾在昆明軍區工作過的同志都這樣稱呼他,其中包含著敬意、親切。

  “去過,去過?!?nbsp;馮牧坐下,示意我也坐下,“南下時路過那里?!?/p>

  哦,我想起來了,我的家鄉石屏,是四兵團十三軍與邊縱一起解放的,在離我家鄭營不遠處有個叫白沙井的地方,安葬著十三軍的幾位烈士。解放戰爭時期,馮牧是四兵團的隨軍記者,隨部隊從北方打到云南邊陲的。

  “在我最初的想象中,你們石屏那么偏遠的地方,該是蠻荒之地?!瘪T牧露出了微笑,“到了那里一看,喲,文化那么發達,出過幾十個進士,幾百個舉人,還有一位狀元……”馮牧如數家珍地講開了。

  “馮部長,那次你們在石屏停留了幾天?后來去過石屏嗎?”我問。

  “就一個晚上。那時追殲國民黨軍,急如星火?!瘪T牧說著,給我沏茶,“追殲戰結束,到昆明軍區工作后就沒去過了,1957年調北京后,回過幾次云南,都是帶著任務去的,也沒機會再去石屏?!?/p>

  “歡迎馮部長再到石屏看一看?!蔽艺f。

  馮牧微微點頭,聲調提高了些許:“你們那石屏豆腐,也是一絕,色香味俱全?!?/p>

  我很詫異,馮牧竟然了解石屏豆腐:“你是什么時候吃到的?”

  馮牧介紹,第一次吃到石屏豆腐,是追殲到石屏時,在縣城住了一夜,不知是炊事班買的,還是老鄉送的。后來在昆明軍區工作時,也吃到過。再后來幾次到云南,如果有機會,他都希望吃上石屏豆腐。

  “石屏豆腐,主要是靠縣城里特殊的井水?!蔽医榻B說。

  “要靠那井水,沒有那井水,做不出那樣的豆腐。不過也不光靠井水?!瘪T牧說著,把茶杯往我面前挪了挪,“石屏壓制出來的干豆腐,表面的壓痕象花紋,切割后像工藝品,新鮮的干豆腐是一種味道,過一段時間是另一種味道,時間長了風干了,又是另一種味道。沒有長期的經驗積累,沒有人的聰明才智,不可能那樣別具一格?!?/p>

  我聽著,覺得很在理??晌疫@個石屏人,從小吃石屏豆腐,沒有過這樣深入的思考。

  “關于石屏豆腐,還有一些傳說?”馮牧一問,我連連點頭稱是。光是石屏豆腐成因的故事,我小時候就聽到過三、四種版本。我給他講了幾種。

  “這些傳說,有的可能是真實反映,有的不乏藝術加工,還有的完全寄托了人們的愿望。這些加在一起,再加上豆腐的制作、烹飪、上席,甚至販運、銷售等,就形成了一種文化,豆腐文化?!瘪T牧把“豆腐文化”幾個音說得格外重一些。

  豆腐文化?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,覺得很新鮮,又有些不大理解。馮牧接著說:“獨特的物質基礎,可能產生獨特的文化;獨特的文化,又可能促進獨特物質的發展,石屏豆腐也是這樣?!?/p>

  我聽著這頗具思辨的話語,大有醍醐灌頂之感,我們談得更深了。

  沒想到第一次單獨拜訪馮牧,近一個小時的交談,都在談石屏,談石屏豆腐。臨別時,我邀請他再到石屏看一看。

  “是想去,不過我這身體……”馮牧依然面帶微笑,微笑中有些許淡淡的凄楚。

  誠如馮牧所說,石屏的豆腐文化隨著豆腐生產發展起來了。豆腐的歌舞、豆腐的書刊、豆腐的影視相繼推出。石屏縣委、縣政府多次舉辦“中國云南石屏豆腐節”,其間有經貿洽談、產品展銷,還有歌舞、彩車表演,文藝晚會、篝火晚會,彝族歌手劃船對歌,蘭花展、石屏成就展等,既促進了豆腐生產,又豐富、提升了豆腐文化。

  1995年初秋,我從友人處得到了一些反映近年石屏文化的資料,很快作了整理,準備找機會送給馮牧。然而,9月7日,我在報上看到了馮牧于頭兩天溘然逝世的消息。那黑色的鉛字,像沉重的石頭,一下子壓上我的心頭。

  2000年,有關部門設立了馮牧文學獎,獎勵青年批評家、文學新人、軍旅作家,推動中國文學事業向前發展。每當看到這樣的消息,我就會想起馮牧曾經對我家鄉石屏的關注,想起他那濃濃的石屏豆腐情節。

(責任編輯:喻自洲 審核:盧秀麗)
1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頂部
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